《大约在冬季》齐秦王祖贤可否再续前缘?看过电影就想起初爱的她

1998年,我在大学校园里认识了小北。我有一台学英语的双卡录音机,而小北有整整一箱子音乐卡带。我们常凑到一起听歌。校园深处有座废弃的水塔,我们一起爬上塔顶,抽烟,聊天,听齐秦的歌。小北说,真有意思,我的名字叫小北,我却没有去过北方,你的名字叫南方,你却生活在北方。

小北躺在我的怀里说,如果齐秦和王祖贤结婚了,那该有多好。

生活向前,爱情永远是低头的。

喝了口水,他安坐在舞台上,轻吟浅唱,正是那首成名曲,《大约在冬季》,他是清唱,干干净净的嗓音,充满磁性和穿透力,唉,我第一次相信,原来这个世界上真有唱歌唱的这么好听的人,因为以往我都是在广播电视节目里听这些歌手唱歌,即使是演唱会,也没有像现在这样,近到伸手就能够到他,歌声就在你的耳边萦绕,真的是没法用言语来表达。齐秦唱第二遍时,加了音乐,就更好听了,我还是无法用言语表达在现场的感觉,只觉得整个身心都深深的沉浸在凄婉的歌声里无法自拔。说实话,最开始关注齐秦时,我常常把他和史泰龙演的兰博搞混,因为两个人都是那个年代我们这些男生喜爱的明星,他们一样留着很酷的长发,冷冷的表情,总是背着个行囊在远方流浪。

小北蹲在校门口,淋着雨,身上湿漉漉的。看到我,她扑上来,哀哀的哭:我和他分手了,你还要不要我?我紧紧搂着她,说,要。

面对爱我们总会有些惭愧,是放弃是坚持怎么做都不对。深深爱着你,但只能无奈的压在心底。

我笑起来,说,谁让你让我心疼来着?

小北在电话里讲个不停,就像很多年以前,在校园里的水塔上面,我们一起抽烟,听歌,聊天。她一直没有结婚,这些年,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用来旅行了。我知道这是她年轻时候的梦想,和心爱的人走遍全世界的每个角落。我没有去问她,旅行的时候身边是不是有个他。

千禧年快乐。接到了小北的短信,我停下游戏,点着了一颗烟。烟是小北留给我的茶花,记得烟盒上有一句广告词:与君初相识,犹似故人归。妈蛋,我怎么哭了。

2005年,冬季,我因一篇作品在全国征文中获得了一等奖,应邀赴北京领奖。在央视举办的颁奖典礼现场,我遇到了齐秦。这次见面给我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。眼前的齐秦高大帅气,头发没年轻时那么长了,还是牛仔裤,白衬衫的惯常装扮,云淡风轻的样子。

那天晚上,我调整了电脑上的时钟,和哥们连线,在宿舍里打了一夜的红警。

为什么我就是觉得这两个孤独的人都很像呢?那时我们男生的房间里会贴着齐秦和兰博的海报,当然还有NBA球星乔丹、马龙、奥尼尔。不久以后,齐秦的身边就多了一位长发飘飘、星眸璀璨、仙气满满的女生,王祖贤。

以为真爱会相守一生,即便不得,也会心念一人,孤独终老,就像《白发魔女传》里,那个做了负心人的卓一航,为了医治因情所伤一夜白发的练霓裳,苦苦寻找六十年一开花的情花,为了等待情花盛开,一人在悬崖峭壁上枯坐到白发成霜……心心念念,至死不渝。

我不愿继续在等下去了。

小北说:你不是说过,得不到的才是爱么?我不想满足你的愿望,何况我已经变老变丑了。我黯然。年轻时不经意间说过的话,竟被她记了一辈子。

可是我想见你,我不能说去就去。

小北轻声说,真是,我已经有男朋友了。她的手指在我的胸口画着圈,一圈接一圈,直到我的心疼痛起来。

小北开心的说,离开这个城市之前,还要去看场电影,里面有齐秦,他自己演自己。停了一下,她又小声说,可惜没有王祖贤。

此心安处是吾家。

我真幸运,今天遇见您了。

生活一地鸡毛的时候,男人是没办法恋爱的。

如果我不小心伤害了你,请你千万原谅我。

梨酥说

今年冬天,雪下得好大。雪停的那天傍晚,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。开始以为是骚扰电话,没接,对方又持之以恒的打过来,接通,居然是小北的声音,我那僵死已久的心突然狂跳起来。我没问她是怎么找到我的,以她的性格,如果想联系到我,有一千种方法,而我若想找到她,却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那时的街头已经开始流行CD了,流行赵传的小小鸟,齐秦不知道为什么不再唱歌,也可能还在唱,只是不流行了。

小北很认真的点了点头,她说她相信我讲的那些发生在南方的故事,这让她很羡慕我的父母。小北说,她出生时就没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。小北的眼睛雾蒙蒙的,像一头小鹿的无辜的眼睛。这让我忍不住拥抱了她。

不知为何,那一刻我却感到了屈辱,我说,小北,不要考验我们的爱情,爱情是禁受不住考验的。

我爱你讲给你,太难了留给自己。

附:《大约在冬季》经典台词

本文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。

《东方不败》里的雪千寻,英气逼人。

小北盯着我看了又看,突然抬手给了我一个响亮的耳光。她一个人进去了。我想我失去了小北,一辈子。

而现实中的齐秦与王祖贤拍拖了十几年,分分合合了三次,眼见就要在西藏办婚礼,却又阴错阳差地分开了。这个男人已经娶妻生子,而那个女人却伴随青灯古佛,廖然半生。爱而不得,男人和女人的处理方式却大相径庭。男人会说在心里永远为初爱留一个地方,然后搂着别的女人入洞房,女人从来不对男人说,你是我今生唯一所爱,分手后却往往念念不忘,孤身于世。究竟谁是谁的珍爱,谁能为谁厮守一生,也许只有老天知道了。

小北皱着眉头想了很久,说,你干嘛要把爱搞得这么复杂呢,让我想的头疼。

第一滴血里的兰博和齐秦是不是有点像呢?

如果你想我,就一定要让我知道。有些人见三百次都没用,有些人见三次就足够了。

毕业前昔,宾馆门前。小北问我,你想不想?我想,在每个难以入眠的夜晚,我都无处次的想过和小北在一起的时刻。但面对小北的问询,我却怂了。小北说,他来了,就在宾馆里。如果你想,就和我一起进去,如果你不想,我就一个人进去。

因为是前一天的彩排,现场气氛比较宽松,齐秦入场时,和前排的观众握手,我是获奖者之一,有幸在近在咫尺的角度接触到这位从卡拉OK中走出来的大明星。他的手又大又暖,靠近时有股淡淡的香味。走上舞台时,他手里拎了瓶矿泉水,满怀歉意的跟大家说,得了感冒,可能会影响声线,很抱歉。突然觉得齐秦这个人很了不起啊,这么大牌的明星,还是彩排,亲自到场,还要和大家说抱歉,我知道还有一些明星是不参加彩排的,但那些人真的没有齐秦的腕儿大。

后来我去了小北生活的城市,去了她说过的儿时玩乐的公园,坐了她坐过的秋千,吃了她吃过的饭店,看了她把最喜爱的发簪掉进去的湖,到了她和他最初相遇的地方,那里真的有一株白玉兰,开着洁白的花朵,散发着和小北身上一样的香味儿。小北的城市真的好热。

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。

如果你爱我,请大声的告诉我。

不顾一切去爱,才发现不被现实允许。这世上所有的死别,都好过生离。

经历过生活,才知道相爱不易。

我说,得不到的爱才是最好的,得到的叫生活,不叫爱。

2001年的冬季,冷冷的冬雨。小北在电话里讲,来学校门口接我,我好冷。

小北死死咬住了我。

素颜也是应见尤怜……让人忍不住要怜惜她。这样的女人,也只有才情满怀的齐秦能配得上她。可惜后来,两个人都忙于事业,加上两地的距离,没有走到一起去。齐秦写的最好的歌,就是在想念王祖贤时填的词,那首最有名的《大约在冬季》,是专为王祖贤着身订做的,齐秦只用了十三个小时就写出来了。只是那个听到的人已经远在天边。

去追求,想要追求的一切。

觉得他们两个人真的很般配,简直是老天爷特意捏出来的两个人,就是为了彼此配在一起的。然后也关注了王祖贤,看她的电影,特别是古装片,心想,天下怎么就会有这么好看这么妩媚的女人呢!

我给小北讲我父母的故事,他们年轻的时候相遇在南方,那个开满白玉兰的城市,他们把爱情留在了南方,把生活和我留在了北方。

发布时间:19-12-0121:07

我想,他们在生我的时候,一定想起了南方的爱情,为了纪念那段往事,所以才把我的名字叫南方。

小北的眸子暗淡下来,她抢过我手里的行李,头也不回的走了。

只要你想见我,你可以随时来。

新千年,到处是璀璨的烟火,和游行的人群,远处的高楼传来悠扬的钟声,静谧的雪花之中,我送小北回家。临行的火车前,小北扑闪着大眼睛说,你要是想我留下,我就留下来陪你。我不知道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,只是说,回家过年吧,和男朋友好好过个年。

我知道那部电影,影片的名字叫《大约在冬季》。我说我也想去看,就是没时间。她说,成了家的人就是这个样子啊!一起看吧!她说。好啊,我说。

《倩女幽魂》里的聂小倩,幽怨动人。

当得知她此刻就在我所在的城市逗留时,我兴奋的想要见她一面。没想到她拒绝了。

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得不分离,请你记得我们深深相爱的时光。

免责声明:文章《《大约在冬季》齐秦王祖贤可否再续前缘?看过电影就想起初爱的她》来至网络,文章表达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,文章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,若有侵权,请联系本站站长处理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